<dl id="0yedg"><ins id="0yedg"><thead id="0yedg"></thead></ins></dl>
    <div id="0yedg"></div>

          <dl id="0yedg"></dl>
          <div id="0yedg"><ol id="0yedg"><thead id="0yedg"></thead></ol></div>
          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張垣發現

          我與百貨大樓

          2018-09-04 09:50:44  來源:張家口新聞網

            ◎周曉明(市區)

            百貨大樓對我們并不陌生,凡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張家口市人都知道這座曾經最大的百貨服裝經銷單位。二層樓房,樓頂上赫然寫著“中國百貨公司”字樣,顯示著此樓的不凡。它的右邊是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設計的中國第一條鐵路---京張鐵路及其車站---張家口火車站。它的左面是繁華無比的怡安街。上世紀七十年代張家口市只有幾家大的百貨經營商場,橋西的青年門市部、武城街人民百貨商場,橋東的百貨大樓。1974年我父親逝世,大姐從遼寧開原奔來吊喪,臨走時帶我去百貨大樓買了一身學生藍的服裝,買一身新衣服這在當時是一件多么大的事情啊。

            1980年我從部隊復員回來,被分到了百貨大樓,我在童裝組賣童裝,那年我19歲,已經是有三年軍齡的老兵了。百貨大樓的生意非常好,口里口外、壩上壩下、橋東橋西、上堡下堡的老百姓都上百貨大樓買東西。特別是在春節前我的柜臺前擠滿了前來給孩子們買過年衣裳的群眾,真是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他們把手伸向我形成了手臂的森林,他們為了早點買上東西,拼命地討好我,無數張笑臉在我面前盛開。而我手忙腳亂、頭發蓬亂,有一種無名火不知向誰發泄。

            第二年的“五四”前夕,市百貨公司舉辦詩歌朗誦會,讓我興奮不已,詩歌朗誦是我的“強項”,我14歲就喜歡寫詩,弄了一個大本子,上面寫滿我的“創作”。在學校的詩歌朗誦會上,我登臺朗誦了一首自己寫的詩,我抑揚頓挫、情感豐富,加上詩也寫得和仄押韻、朗朗上口,獲得了成功,臺下的師生們報以熱烈的掌聲,驚喜平時其貌不揚的我也有驚人之舉,女同學們開始注意我了。百貨公司的詩歌朗誦會在百貨大樓的會議室里舉辦,這次朗誦是我的滑鐵盧。我犯了教條主義和經驗主義錯誤,時間地點場合不對,臺下的對象不對,我不僅僅是對牛彈琴,還受到“牛”的嘲笑。我太投入、太認真、太一本正經、太感情豐富、太一腔熱血。臺下笑翻了天、鬧翻了天,口哨聲、倒掌聲、倒好聲、笑罵聲響成一片、此起彼伏。我成了售貨員眼中的另類,我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來,我成了被人恥笑的對象。百貨大樓是一個講實際、講現實的環境,一個有理想和夢想的文藝青年,很難受到那樣環境的認可。

            百貨大樓“藏龍臥虎”,不僅有我這樣的“詩人”,還有畫家。鞋帽組的宮志強個子很高,酷愛畫畫、考了好幾年美院,那時的美院真難考。平時下班在男工宿舍畫素描,素描是繪畫的基本功,是考美院的關鍵一項,他的模特有老者、有姑娘。他畫得非常認真。以我這個外行看他的素描已經很好了,生動、傳神和真人一樣,把人的特點和內在氣質都畫出來了。后來,他作為人才調到了市圖書館工作,開辦了美術學習班,他教的學生有很多考上了美院。最近,我們在大街上相見,他留著長頭發,頗有藝術家風范,他告訴我他現在在攝影上頗有成績,獲得了一個什么大獎。

            在百貨大樓我認識了《長城文藝》的老師楊暢和逢陽,他們是省內知名的詩人,在《詩刊》上發表過作品,河北省出版的《建國30年優秀作品選》中有他倆的詩歌,時間太久了,我只記住一句“蒙漢團結花,越開色越鮮。”2017年楊暢80多歲了,還在寫作,我在郵局遇見他,他還訂了兩本刊物,他寫的兒歌獲了大獎,“長城長、長城寬,長城是根長扁擔,一頭挑著居庸關,一頭挑著嘉峪關,太陽公公真有勁,一挑挑了幾千年。”

            在百貨大樓我認識了小楊,他在1980年就在《河北文學》發表了組詩,有好幾個頁碼。我感到震撼,這不是成名成家了嗎。小楊戴蛤蟆鏡、穿風衣,面色冷俊、沉默寡言,畫一手好畫,愛抽煙喝酒下圍棋,有很多女孩喜歡他。當時,日本電影《追捕》正火,男主角杜丘始終戴著墨鏡、面無表情,其扮演者高倉健深受中國大陸女孩的青睞,小楊就是這個樣子。小楊的家離百貨大樓不遠,是一雜院中的幾間平房,我常常從百貨大樓溜出來到小楊家,不管小楊在不在家(他媽媽和奶奶在家),我都要在他家里待一會兒。小楊的家里有一張單人床,床上放著許多文學書籍,《存在與虛無》、《城堡》、《鼠疫》、《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月亮與六便士》、《人生的枷鎖》,薩特、卡夫卡、海明威,我了解了一些國外現代派作家。有一本油印詩刊《今天》,許多陌生的名字闖入我的眼簾,北島、江河、楊煉、顧城、舒婷、芒克,評論界稱他們是朦朧詩,“我不相信天是藍的、我不相信雷的回聲,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這些詩和以往歌頌生活的詩不同,展示給人的是另一種精神世界的岸上風光。

            我常去火車站旁邊的飯館吃餛飩,那家飯館是一位老工人帶著幾個待業青年辦的,只賣餛飩,餛飩做得非常地道,皮薄、肉厚像魚兒在水里游,尤其是那碗湯,用大骨頭熬湯,加上冬菜、紫菜、香菜、蔥花、蝦米皮、醬油、香油、味精、鹽,真是美味無比,還特便宜,三毛錢一碗。我常常買一碗餛飩就燒餅為中午飯,那段時間我雖然很貧窮,但我的精神很富有,走在大街上我放聲高歌:“年輕的朋友們,美好的春光屬于誰?屬于你,屬于我,屬于我們八十年代的新一輩。”前面的太陽又大又紅,我和百貨大樓的故事,好像就發生在昨天。

          責任編輯:楊舒帆
          張家口日報官方
          微信“張小全兒”
          張家口新聞網
          官方微博
          【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

          1.本網(張家口新聞網)稿件下“稿件來源”項標注為“張家口新聞網”、“張家口日報”、“張家口晚報”的,根據協議,其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稿件來源:張家口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電話:0313-2051987。

          金冠线上娱乐
          <dl id="0yedg"><ins id="0yedg"><thead id="0yedg"></thead></ins></dl>
            <div id="0yedg"></div>

                  <dl id="0yedg"></dl>
                  <div id="0yedg"><ol id="0yedg"><thead id="0yedg"></thead></ol></div>
                  <dl id="0yedg"><ins id="0yedg"><thead id="0yedg"></thead></ins></dl>
                    <div id="0yedg"></div>

                          <dl id="0yedg"></dl>
                          <div id="0yedg"><ol id="0yedg"><thead id="0yedg"></thead></ol></div>